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肥貓 | 19th Nov 2016, 04:55 AM | 時事評論 | (79 Reads)

Picture


發展局報警指長毛搶密件 楊岳橋:看不到有何定罪理由
明報即時新聞   2016年11月18日
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61118/s00001/1479430949514

立法會會議周二(15日)討論橫洲事件期間,社民連梁國雄不滿副發展局長馬紹祥未能即場提供有關政府與顧問公司奧雅納(ARUP)的合約文件,搶走其放在桌上的文件夾;發展局昨報警,指事件涉及「機密文件」,現由警方重案組跟進。身為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稱,看不到有何合理定罪理由,認為事件是政治問題,應留立法會解決。

楊岳橋今早接受商台節目訪問稱,雖然自己做不到梁國雄搶文件的行為,亦承認作為議員搶走別人東西並非有禮貌的事情,但不明白為何要報警,亦不認同該行為已構成盜竊。

他認為事件屬政治問題,事件起因是一間顧問公司挪用機密文件,但政府最後沒有報警,這令人氣憤,因而促使梁國雄上前取去文件給另一名議員朱凱廸看。楊指政治事件應留在立法會解決,報警予人的觀感是「大嘅你又唔捉,挪用機密文件就只是罰停牌咁簡單,長毛拎份文件3分鐘,你就去搵重案組」,更質疑「乜而家香港治安真係好得咁緊要,重案組得閒到搞呢啲?」他表示,在事件上看不到有何合理定罪理由的罪名。

立法會房屋與發展事務委員會周二舉行聯席會議,商討元朗橫洲發展,多名議員要求政府對工程顧問公司奧雅納被揭發涉嫌挪用政府「限制資料」提出刑事起訴。議員當時要求政府進一步交代與顧問公司的合約條款內容及懲處機制,但馬紹祥稱沒帶相關文件。梁國雄質疑馬的講法,並衝到馬面前搶去其枱上文件夾。梁將文件夾轉交朱凱廸,叫朱「驗一驗」,他自己則在主席麥美娟警告下被趕離場,其間曾對馬高呼,「你夠膽就告我攞你嘢」,會議其後暫停。立法會保安人員最終取回文件交還馬紹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於楊岳橋這位公民黨署理黨魁的邏輯愈來愈摸不著頭腦, 梁頌恆與游蕙禎在就職宣誓中加料, 植入辱國辱華言行, 激發特區及內地社會怒潮, 導致人大釋法以向國民交代,

楊岳橋在特區法院就司法覆核作出裁決後, 指人大釋法實無必要, 卻迥避了引發人大釋法的主因, 是針對梁頌恆與游蕙禎的辱國辱華言行, 而非意圖影響特區法院的司法覆核裁決,

梁頌恆與游蕙禎在就職宣誓中沒有遵照法例規定誠心宣誓, 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政府違反特區宣誓條例是一回事(法院亦是以違反特區相關法例作出裁決),

倆人在就職宣誓中作出辱國辱華言行(導致人大釋法)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倆人的代表律師在庭上都迴避了倆人的相關言行, 不作辯解,

楊岳橋卻把法院亦是以違反特區相關法例作出裁決綁上人大釋法, 認為沒有必要,

這就有如家族生意, 董事會中有子孫董事作出損害公司利益事宜, 除了遭董事會作出遣責, 追究責任外, 身為主席的父親定下新規矩, 如有再犯嚴懲不貸一樣,

董事會追究責任是一回事, 主席立下新規矩又是另一回事, 不能混為一談, 不能說董事會 " 做咗嘢 ", 身為主席的父親就不可以立新規矩, 這是兩個不同範疇的事,

說回長毛在立法會會議上搶去副發展局長馬紹祥手上政府文件, 再交予朱凱廸閱覽的行為, 誠然是未在未得相關官員同下作出, 已涉及刑事罪行, 立法會議員的豁免權不包括刑事罪行, 可獲豁免這一條, 教授擲杯案便是很好的例子,

身為公民黨署理黨魁的楊岳橋指 " 看不到有何合理定罪理由, 認為事件是政治問題, 應留立法會解決 ", 如此邏輯成立, 那教授擲杯案也可看成是 " 政治表態 ", 為何法庭又裁決是屬違法? 特區立法會根本無權處理涉及刑事罪行案件, 如若不然就如國民黨執政時代般, 一選為議員就可 " 洗底 ", 前此所犯罪行不予追究(所以社團人士都熱衷於參選議員,

楊岳橋把橫洲事件綁上長毛搶文件事件, 指 " 大嘅你又唔捉(顧問公司涉嫌挪用政府資料), 挪用機密文件就只是罰停牌咁簡單, 長毛拎(拎定搶)份文件3分鐘, 你就去搵重案組 ",

楊岳橋一貫的以轉移視線方式作出狡辯, 在法律上, 顧問公司涉嫌挪用政府資料是一回事, 長毛搶去政府內部未公開的文件又是另一回事, 兩件是不同範疇的事件,

楊岳橋可以辯稱長毛懷疑副發展局長馬紹祥在質詢橫洲事件有所隱瞞, 基於公眾利益所以搶去馬紹祥文件閱覽, 但這搶去馬紹祥文件是屬刑事罪行, 不在立法會議員豁免權之列, 至於是否屬公眾利益要由法庭裁決, 不是長毛與楊岳橋說了算,

但事實擺在眼前, 長毛明顯是犯上 " 盜竊 "的刑事罪行, 而朱凱廸明知政府文件是長毛以不法手段取得, 仍然接收並翻閱,  顯然已犯上 " 接贓 " 罪行,

事件中長毛雖懷疑副發展局長馬紹祥在質詢中有所隱瞞, 但他無權未得馬紹祥同意就擅自取去文件閱讀,

這就有如丈夫懷疑妻子紅杏出牆, 把疑似奸夫的人痛打一頓, 妻子紅杏出牆是一回事, 打人又是另一回事, 不能說懷疑妻子紅杏出牆, 就有權毆打疑似奸夫, 這是特區法例法規所不容,

長毛搶去副發展局長馬紹祥文件事件亦一樣, 懷疑馬紹祥有所隱瞞是一回事, 搶去馬紹祥文件又是另一回事, 楊岳橋把兩者綁在一起強辯, 如果長毛真的被告上法庭, 法庭是否接納楊岳橋的強辯成疑.

後記 :

在梁頌恆與游蕙禎辱華宣誓事件中, 法庭未有裁決前楊岳橋 " 瞓身 " 力撐兩人, 更聯同黨友  " 護送 " 梁頌恆與游蕙禎 " 強闖 " 會議廳, 搶盡傳媒鏡頭, 可一旦法庭作出裁決後便即時潛水, 梁頌恆與游蕙禎在法庭裁決當晚在高院門外的記招, 楊岳橋與當日" 護送 " 梁頌恆與游蕙禎 " 強闖 " 會議廳的黨友都不見影縱, 當真現實的很, 誠屬 " 世界仔 " 一名.


[1] 回應

泛民下忍癲雞長毛狗屎梁摑雄有班泛民下忍癲雞律師團同泛民下忍癲雞法官組幫他地一定會逍遙法外。

leongthomas
[引用] | 作者 leongthomas | 20th Nov 2016 07:20 AM | [舉報垃圾留言]